<output id="ttzbr"><menuitem id="ttzbr"><track id="ttzbr"></track></menuitem></output>

          <address id="ttzbr"></address>

                <form id="ttzbr"><nobr id="ttzbr"></nobr></form>

                    返回首頁 > 位置: 學校網 > 上海市 > 正文

                    五四風雷中的復旦人

                    日期:2020/5/6 10:50:37 瀏覽:

                    來源時間為:2020-05-06

                    “101年前的5月4日,北京十三所大專院校學生走上街頭,為實現“外爭主權、內懲國賊”奔走呼號,拉開了五四運動的序幕。這股徹底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革命運動風潮迅速蔓延到了上海。聲援北京學生、多次游行示威、發動上海“三罷”斗爭……在這場劃時代的學生運動愛國革命運動中,復旦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復旦青年記者趙蕓巧主筆

                    復旦青年記者曾美雅編輯

                    101年前的上海,任何地方都是革命發生的現場。五四風雷炸響在黃浦江畔,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今兒……再不表示我們剛毅果敢的精神,那不獨辜負了學校平日的訓誨,你們自己又怎樣對得起你們自己的良心呢?”邵力子,復旦大學國文教員。

                    “吾人期合全國國民之能力,內除國賊,外抗強權,為挽救國家危亡,不顧生死,決心堅持到底。謹誓。”何葆仁,復旦大學學生自治會主席。

                    “不罷免賣國賊,決不上課。”朱承洵,復旦大學文學系大三學生。

                    “我愛宗教,我愛朋友,但我更愛祖國,更愛青年!”李登輝,復旦大學校長。

                    “天下為公,是要天下鼎鼎大公。實現了天下為公,就可以達到世界大同了——這就送給你了。”孫中山,復旦大學校董。

                    101年前的5月4日,北京十三所大專院校學生走上街頭,為實現“外爭主權、內懲國賊”奔走呼號,拉開了五四運動的序幕。這股徹底反帝反封建的愛國革命運動風潮迅速蔓延到了上海。聲援北京學生、多次游行示威、發動上海“三罷”斗爭……在這場劃時代的學生運動愛國革命運動中,復旦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邵力子:敲響上海五四第一鐘

                    ▲邵力子肖像

                    1919年5月4日深夜,《民國日報》編輯部忽然電話鈴聲大作。時任復旦大學國文教員、兼任《民國日報》主編的邵力子接起了這通來自北京的專電。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5月4日白天北京的實況:當天下午,因巴黎和會上中國政府的外交失敗引起民眾不滿,北京三千多名學生代表云集天安門,打出“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等口號游行示威,痛打章宗祥,火燒趙家樓。北洋軍閥政府派出軍警鎮壓游行活動,并逮捕學生代表。五四運動就此爆發。

                    邵力子放下北京打來的電話,已是5月5日凌晨。他立即打電話到徐家匯李公祠復旦大學,告知復旦師生北京學生游行示威及被捕情況。當晚凌晨兩三點,就讀于復旦大學的學生汪嘉驥被學校電話室校役的敲門聲驚醒。他跌跌撞撞跑到電話室,只見“燈火輝煌,人聲嘈雜”,剛剛聽完邵力子電話的復旦學生們正熱烈討論。“那一晚大家可能都下了個決心,連我都仿佛被他們抽取了懶筋,也便天天干起事來了。”他回憶道。

                    5月5日上午八點半,在邵力子凌晨致電復旦師生六個小時后,他又趕到復旦,敲鐘集合學生,詳細報告北京情況。學生基本到齊后,邵力子搬過一張凳子站了上去,開始詳細報告北京情況。他從《中日馬關條約》談起,歷數西方列強覬覦中國領土和主權的企圖,痛陳中國在巴黎和會上的外交失敗。

                    他對學生們演講道:“我們學校里面的同學,對于國家觀念,在比較上是完備的,今兒遇著這種好題目,再不表示我們剛毅果敢的精神,那不獨辜負了學校平日的訓誨,你們自己又怎樣對得起你們自己的良心呢?”

                    據汪嘉驥回憶,邵力子的這次演講在復旦學生中獲得了巨大的反響。“那時呼聲掌聲,又是聲振瓦屋,驚天動地的鼓舞起來……他的那篇解釋的演講,果然發生了良好的結果,大家都被他感動了”。

                    何葆仁:聯合各校宣誓罷課

                    邵力子演講時,復旦大學學生自治會主席何葆仁正站在演講臺下,為他的演講振奮鼓舞。

                    演講后,復旦學生們當場議決:一面聯系上海各所大中學校,通電營救北京被捕學生;一面積極準備參加5月7日舉行的全市性的國民大會。同時,復旦學生們聽取李登輝校長和邵力子老師的提醒,決定聯絡各校,發起創立上海市學生聯合會。

                    ▲上海各界兩萬余人召開國民大會聲援北京學生

                    經歷多次上海學聯籌建會議后,5月11日下午,上海各大中學校在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51號寰球中國學生會內召開上海學聯成立大會,何葆仁當選會長。在后來成立的“全國學生聯合會”中,何葆仁又被推舉為臨時主席和副會長,和許多復旦學生一樣,在上海學生聯合會和全國學生聯合會中都擔任重要職務。

                    初成立的上海學聯在組織各校同學宣誓罷課、示威游行的過程中,遭受了重重阻撓。原本議定的5月22日罷課計劃被江蘇省教育會副會長黃炎培要求暫緩,上海學聯不得不于21日召開緊急會議。何葆仁提出延期三日罷課,經反復斡旋,該計劃獲得通過。后來的學者對何葆仁提議延期的做法給予了正面評價:“使上海學聯進一步爭取了社會同情,又作好了罷課的充分準備,是明智的。”

                    ▲五四運動期間的上海市學生聯合會

                    上海學生的罷課最終在5月26日拉開序幕。當天清晨,52所學校的兩萬多名學生齊赴西門公共體育場集合。

                    何葆仁帶領他們對“這一次不得已的罷課”進行宣誓:“民國八年五月二十六日,上海中等以上學校男女學生二萬余人,今在中華民國國旗之下,宣誓曰:‘吾人期合全國國民之能力,內除國賊,外抗強權,為挽救國家危亡,不顧生死,決心堅持到底。’謹誓。”

                    復旦大學文學系大三學生朱承洵當時也是一名宣誓人。“其精神之悲憤,秩序之整齊”讓他印象深刻,“聽眾墮淚的也有,切齒的也有,全場肅然……為上海向所未有,亦為吾國歷史上所未有”。

                    朱承洵:發起上海全面“三罷”

                    宣誓罷課五天后,朱承洵同上海市兩萬多名學生一道,再次匯集在西門公共體育場,為因憂心國事嘔血而死的北京大學學生郭欽光舉行追悼大會。他頭戴一頂白布帽——那是由上海女校制作的數萬頂白布帽中的一頂。據朱承洵回憶,“是日男女學生無一不戴此帽者……遠望直一片白云”。

                    此時的朱承洵心中已有下一步行動的計劃。追悼會前夕,朱承洵、何葆仁同“商業公團”(由上海各商業團體組成,以與總商會對抗)秘密商定:追悼會后,全體學生進行一次穿過租界、直達總商會的游行。

                    追悼禮畢,朱承洵遂帶領一路學生,經法租界、英租界往上海商業公團聯合會和上海總商會游行。途經英租界巡捕房時,有英國探子出動尾隨。朱承洵察覺后,帶領學生們加速前進,在探子實施干涉前進入了上海總商會。學生進入總商會后,商會負責人四散,直至傍晚,才由會董謝蘅昌出來應允將學生意見轉達會長。

                    這次游行不僅打破了租界“不準游行”的規定,還為動員商界罷市、推動全面“三罷”做出了重要貢獻。6月5日后,上海工商界紛紛響應學生號召停業停工,上海全面“三罷”拉開序幕。

                    ▲上海工商界罷工罷市游行

                    ▲上海南京路罷市場景

                    6月6日,淞滬護軍使盧永祥召集商界人士開會,朱承洵為替上海學聯打探情報混進會場。會上,盧永祥以軍法處置做威脅,恫嚇商界、學界明日開市、開課。

                    會前,朱承洵曾受到支持學生的商界人士的特別關照:“會上千萬不要發言,現在形勢很緊張。”但此刻,他還是站了起來。朱承洵陳述學生此次罷課,犧牲重大,“實出于萬不得已”,并說:“我代表上海二萬學生鄭重表示:不罷免賣國賊,決不上課。”據當時在場的澄衷學校校長曹慕管回憶,“朱承洵說話時間很長,真可謂力竭聲嘶,會場空氣為之一變”。

                    “三罷”以來,雖不進課堂學習,但朱承洵的生活比上課時更加緊張,“尤其是負責宣講工作時,簡直連吃飯都沒有工夫”。全面“三罷”后,以朱承洵為代表的復旦學生兵分三路:一路往租界維持秩序;一路赴各處散發“切勿暴動”及堅持罷市的傳單;一路往各處演說。

                    ▲五四運動中,上海學聯散發的傳單

                    ▲上海市民觀看罷市標語

                    其時,上海警察常以維持秩序為借口,對學生運動實行干涉。初則驅逐聽眾,后來索性動手毆打學生。朱承洵和同學們“忍辱耐氣,仍然苦口宣講……廢寢忘食地來應付各方”。

                    上海全面“三罷”后,各地工商學界紛紛出現類似抗議現象。在全國人民的抗議中,北洋軍閥政府于6月10日下令:同意交通總長曹汝霖、貨幣局總裁陸宗輿、駐日公使章宗祥三人辭職。在朱承洵的回憶中,“消息到滬,群慶勝利”。6月12日,上海人民勝利宣告“三罷”斗爭結束。

                    李登輝:勉勵庇護愛國青年

                    ▲李登輝肖像

                    五四運動前夕,時任復旦大學校長的李登輝,不懼南北軍閥的嫌怨、社會紳富的指責,誠邀一批迫于北洋軍閥追捕而退處上海的革命黨人來復旦教課、演講,鼓吹革命,勉勵青年。當時,胡漢民教倫理學,王寵惠教名學和法學,戴天仇教經濟學,葉楚傖和邵力子教國文。復旦在李登輝的主持之下,儼然成為革命黨人的講學會和避難所。

                    1919年,北京爆發五四運動的消息傳入復旦之初,李登輝和邵力子提醒復旦學生應當聯絡各校,籌建上海市學生聯合會,建立長期組織以應對未來。在上海學聯的籌建之初,當時兼任寰球中國學生會會長的復旦大學校長李登輝給予了大力支持,不僅許可學聯地址設立在寰球中國學生會內,還為上海學聯起了英文名字:ShanghaiStudent’sUnion。五四運動在上海發展的過程中,李登輝也為上海學聯的重要決策提供建議和支持。

                    同時,李登輝還以“中國國民外交后援會會長”的名義,向海外發表通電,反對“巴黎合約”。

                    五四運動在上海如火如荼發展之時,李登輝領導下的復旦大學收容了不少被其他學校當局阻撓、甚至開除的外校學生。

                    1920年入學復旦商學院的奚玉書就是因為參加學運,受到“華童公學”當局阻撓,舍棄了已經到手的畢業文憑,憤而退學,轉讀復旦。據他回憶,當時有不少教會學校,校方當局思想保守,阻撓學生正式加入(上海學聯)會員。

                    美國上海教會學校“圣約翰大學”校長卜舫濟就禁止該校學生參加五四運動,并開除了帶頭的學生代表江一平、章益等人。復旦同學將此事報告李登輝。李登輝當即約見并收容了他們,準予轉入復旦,慰勉有加,叫他們仍當大膽為上海學聯做事,繼續為反帝反封建的五四運動奮斗。

                    李登輝信奉基督教,與卜舫濟是故交。卜舫濟曾這樣評價李登輝:“在每次學生騷動,圣約翰整飭學風時,他總包庇那些野青年,一貫與圣約翰為敵。這不是違背教義,為基督徒所極不應有的行為嗎?”

                    李登輝聽聞后回應:“我愛宗教,我愛朋友,但我更愛祖國,更愛青年!

                    孫中山:贈予青年“天下為公”

                    ▲孫中山肖像

                    作為復旦進入民國后的第一屆校董,孫中山對復旦寄予厚望。不僅在辛亥革命時復旦被迫搬遷、師生流離、學校面臨散架的關頭指撥了徐家匯李公祠堂為復旦大學校舍,還撥出一萬銀元,作為復校經費,挽救了復旦面臨的一次嚴重危機使復旦免于被迫搬遷、師生流離。

                    1919年5月26日,學生宣誓罷課當天,孫中山派代表在西藏路老金龍餐館,約見了上海市學聯會長、復旦學生何葆仁和上海市學聯總干事長、復旦學生朱承洵代表,轉達了中山先生孫中山的意見:“你們這種愛國行動很好,要喚起民眾,與各界聯合起來。”

                    受到孫中山鼓勵后,上海市學聯領導學生開展了更大規模的游行。但由于當時的上海還未收回領事裁判權,工部局禁止學生進行租界游行。巡捕房抓了人,中國的律師無權上法庭辯護。

                    得知學生們進入租界游行受阻,孫中山以自己的名望,聘請了一批英法等國的律師,作為學生行動的后盾,并鼓勵學生:“你們放心大膽干好了!”在孫中山的支持下,學生們突破租界界限,進入租界開展游行。

                    6月2日,孫中山在寓所親自接見了復旦大學學生何葆仁和朱承洵,贊揚了上海學生反帝愛國、團結斗爭的精神。

                    當年10月,孫中山應李登輝之邀,為復旦師生作了題為《救國之急務》的演講,高度評價了五四運動“于至短之時間,收絕大之巨效,足見結合者強也”。

                    演講結束之后,朱承洵代表上海學聯去孫中山寓所答謝。孫中山拿出筆墨,在長約四尺、寬約九寸的宣紙上,寫下了“天下為公”四個大字。他對這

                    [1] [2] 下一頁

                    文章來源于:http://www.soss.net.cn 學校網

                    網站內容來源于網絡,其真實性與本站無關,請網友慎重判斷

                    最新資訊
                    一本久久道本道久久爱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